第107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诸葛玥长吁一口气,浑身无力地靠在床上,然后手握住外面的一段木头,咬紧牙关,唰的一声就狠狠地将木棍拔了出来!

此时诸葛玥眉头紧锁,面部扭曲,嗓子里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不过他还是竭力压制了自己的音量。

霎时间,鲜血喷射而出!

楚乔一愣,随即猛地扑上前去,一把捂住了他那个狰狞的创口!

巨大的疼痛让诸葛玥眼前一黑,险些昏过去,楚乔一把扶住他的肩,着急地说道:“你怎么样?”

诸葛玥脸色苍白,咬着牙恶狠狠地说道:“好得很。”

“你先别动,我给你包扎。”

楚乔站起身,迅速跑进澡房,不一会儿就提着一只木桶跑了进来,然后灵巧地跳上大床,手脚麻利地为诸葛玥清洗伤口。

“里面……有很多木刺,需要挑出来。”

楚乔一愣,抬起头来,看向诸葛玥苍白的脸孔,缓缓地问道:“你忍得住吗?”

诸葛玥冷哼一声,“婆婆妈妈!”

楚乔在屋子里找到一把匕首,桌子上有酒,点火消毒了之后,她拿着一块手巾送到诸葛玥的手上,说道:“咬着,以免疼的时候咬到舌头。”

诸葛玥接过,却并没有用,而是握在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里。

楚乔不再说话,开始专心地为他处理伤口。

木条刺出的伤口比匕首更严重,伤口大不说,还凹凸不齐地带出了大片的血肉,更夹杂了无数根木刺在身体里,若是不彻底清除,定会在身体里腐烂。

面对这样的伤势,楚乔的手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还是,还是找大夫来吧?”楚乔抬起头来,说完话就轻咬着下唇。她知道,大夫一来,她必然暴露,等待她的,就是死路一条。但是,或许她可以在大夫来的这段混乱时间中见机逃走,虽然这个可能性很小。

诸葛玥一把抢下匕首,面色阴沉地说道:“你不行就我来。”说着,就要自己去剜自己的血肉。

“我来!我来!”楚乔连忙抢下匕首,抬起头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诸葛玥半闭着眼睛,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若不是他面色已经苍白若纸,楚乔几乎怀疑受伤的人是不是他。

然后,她深吸一口气,开始为诸葛玥治伤。

三个时辰之后,天边已经初见鱼肚白,楚乔全身上下的布料都被冷汗湿透了。她找到自己最初在这屋子里换下的衣服,取出里面随身携带的金创药。上好药之后,用一块干净的白绢为他包扎好伤口,一切终于完成。

整个过程中,诸葛玥一声没吭,楚乔也没敢抬起头来看他。此时抬头望去,却见他已经昏睡过去,额头上满是汗珠,眉心紧锁成一个川字,那块握在他手心的手巾已经被汗浸湿,头发也是湿的,像是浸了水一样。

楚乔扶他躺在床上,用洗好的毛巾为他擦拭身上的污血和脸上的汗水,然后又找出一块干爽的棉布,一下一下地为他擦干头发。

远处,雄鸡鸣啼的声音穿破晨雾,外面一片白亮,门口有下人前来叫门。楚乔紧张地掐着嗓子说诸葛玥还没醒,登时引来那些年轻护卫一阵小声哄笑。

是啊,那么激烈地折腾了一个晚上,恐怕要睡上一整天吧。

反正也要在坞彭城逗留两天,于是护卫就吩咐了田城守府上的丫鬟,不许再来打扰少爷。

回到床边,诸葛玥还在沉睡,楚乔低着头,面色也有些疲倦。她望着这个男人,望着他硬挺的眉、邪气的眼、殷红的唇,还有那张总是会吐出冷言冷语的嘴。

“我们是敌人,”楚乔喃喃地说道,也不知道是说给诸葛玥听,还是说给她自己听,“于公,我是叛国的奴隶,你是帝国的贵族。于私,你杀了临惜,杀了汁湘,杀了小七、小八,杀了很多荆家的孩子,害得我和燕洵在帝都过了八年猪狗不如的日子。我也杀了你的爷爷、你的仆人,叛逃出诸葛府。你和我的矛盾不可调和,你杀我无可厚非,我杀你天经地义,我们毫无情意,不必手下留情。你死我活,你活我死,本就是应该的……”

就如她自己所说,这些本该是天经地义的,没有任何逻辑上的漏洞,没有任何道义上的不妥,在这以前,楚乔也是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动摇。

可是不知为何,这一刻,她的声音却越来越小,小到连她自己都听不清。

她看着男人昏迷中皱起的眉心,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抚上他肩膀上的伤口。

“不管怎么样,我欠了你一条命。”楚乔缓缓说道,“诸葛玥,对不起。”

房间里一片死寂,窗外朝阳升起,阳光温暖,透过床上的窗纸,洒下斑驳的光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