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梁少卿闻言微微动容,想了好久,终于问道:“你只剩下这些钱了,都给了我,你怎么办?”

“我不会有事的,”楚乔轻轻一笑,说道:“不是我,你也不会落到这个田地,虽然这里面有你自己发傻的缘故,但是我也难逃干系,收下吧,以后做事谨慎一点,别傻楞楞的多管闲事了。”

梁少卿少见的没有反驳,握着那几张银票,静静出神,一言不发。

楚乔深吸一口气,靠坐在柱子上,眼望着窗外的明月,眼神静谧,失去了平日里的锐利,多了几分女性的柔和。

梁少卿抬起头来,奇怪的看着她,突然张口问道:“你这是要去哪?”

“我吗?我回家。”

“你家在卞唐?”

“不是,”少女轻轻的摇了摇头:“我家很远,要走很长的路。”

“现在道上不太平,你一个女孩子,要多加小心啊。”

楚乔微微一笑,没有答话,眼神好似柔和的月光,睫毛又黑又长,在脸颊上投下一道剪影。梁少卿见她不答话,自报家门的说道:“我要到卞唐去。”

楚乔低声应了声:“哦。”

梁少卿的声音里突然充满了向往和喜悦,好像自己在说一件很值得自豪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我要去唐京去拜访曹仲谋老先生。”

“卞唐的礼部大学士曹仲谋?”

“是啊!你也知道曹老先生?”

楚乔点了点头:“曹先生诗文无双,名满天下,谁人不知。”

“你说的对,”梁少卿说道:“我这次万里迢迢,就是慕名而来的,我一定要见一见曹先生。”

“心里有崇拜敬仰的偶像是好事,只是未必要靠近他,若是失望而归,岂不可惜。”

“怎么会?”梁少卿顿时不高兴的说道:“曹先生学究天人,名满天下,我怎么会失望?”

“是吗?”楚乔一笑:“那就祝你得偿所愿吧。”

外面的风吹了进来,地上的火把噼啪的响,梁少卿默想半晌,试探的问道:“官府的人,为什么要抓你啊?”

楚乔也不抬头:“你不是知道吗?”

梁少卿一愣:“我知道什么?”

女子满不在乎的说道:“你不是说过吗?我是惯犯偷儿,说的没错,我就是偷了东西被发现,于是才被人追捕的。”

梁少卿一愣,顿时就傻了眼,楚乔转过头来,笑眯眯的说道:“对,你吃的东西,手里的银票,都是我偷来的,就连我第一次买你的钱也是偷别人的。你现在知道自己的处境,还要不要坚持七尺男儿的豪气不要这些银票不吃这些食物呢?”

“我…我…”

梁少卿我了半天,仍旧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楚乔见了扑哧一笑,笑容灿烂,牙齿洁白,一时间险些恍花了梁书生的眼睛。

然而就在这时,只见楚乔猛的眉头一皱,顿时收敛笑容,猛的转过头去,像是一只警觉的豹子般坐起身来,夜风萧萧,不一会,只听静谧的夜里,有数不清细碎的脚步声响起,快速的向破庙靠近。

这时,就连梁少卿都听出了问题,男人紧张的靠了过来,小声的问道:“是不是木老板的人追来啦?”

楚乔没有说话,心里却已经将这可能否决。以木老板的能力是不可能调动这么多的人马的,并且只听来人的脚步,就能听出对方人人习武,且武艺不俗。她缓缓的站起身子,手按在佩剑上,缓缓说道:“待会一定要跟在我的身后,能不能活命,就看你自己了。”

话音刚落,一道白芒突然闪现而出。危险!楚乔的反应何其之快,身体下意识的挪动,身形一闪,猛扑了过去,胳膊朝右一挥,一道寒芒陡然射向浓厚的黑暗之中,只听噗的一声闷响,外面传来一声惨叫,随即一只银色劲箭就狠狠的插在了身前。

对方已经下定决心不留活口,今晚这一站,果真凶险万分!

“跟上我!”楚乔低喝一声,一个翻滚就闪到窗子旁边,拔出腰间长剑,一剑架开迎面而来的箭雨,嘈杂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一阵密集的箭雨瞬间如同飞蝗一般冲向两人。

杂乱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无数人影冲进破庙,一言不发,拔出腰间长刀猛的就砍上前来!

寒光暴涨,两名身穿黑色夜行衣的人冲至眼前,不待楚乔动手,一人的刀就已经劈到了楚乔的头顶。

出手!拿腕!楚乔的动作迅猛如电,只听咔嚓一声骨折声响,错骨!刀落!刹那间,黑衣人顿时匍匐在地,像是一摊烂泥一样的嘶声惨叫起来。

“傻子!跟上!”一把拽住被吓得手忙脚乱的梁少卿,楚乔飞身而起,一脚狠狠的踹在另一人的胸口上,嚓嚓的骨头碎裂声,男人满口喷血,狂飞而去。少女身子一晃,一把拔出腰间长剑,大开大合,完全舍命的生猛路子,强劲的冲撞,巧妙的躲闪,精准的劈砍,一时间,少女精准的杀人技术和强大的血腥气势,竟让这些人望而却步,不敢靠上前来。

“上!上啊!”

为首的头领推攘着不断后退的手下,大声疾呼,楚乔转头冷冷的望向他,嘴角冷笑,一把掷出最后一把飞刀。刀身好像长了眼睛一般,嗖的一声没入男人的心口,男人双眼顿时圆瞪,脚下一颤,噗的一声,就倒在地上!

刀光晃眼,破庙窄小,能进来的人不多,只见楚乔身形经过之处,一片狼藉,宝剑雪亮横飞,全部一招致残,重要的是楚乔身上无处不是武器,她左右两手同时攻击,手脚腿肘都能制敌于死地,一时间,无人可挡,所向披靡。

然而就在这时,身后的梁少卿突然传来一声惊呼,楚乔想也没想,身子猛地一侧,瞬时间,一阵剧痛猛然从左肋下传来,来不及查看伤势,手上一错,宝剑横削,破月长剑斜飞而过,对方的脑袋顿时少了半边。鲜血飞溅而出,全都喷在梁少卿的脸上,连鸡都没杀过的书生顿时大叫一声,声音凄厉,比让人砍了头的叫的还要惨烈!

不可思议的快,受伤在身的女子动作更加迅猛,娇小的身体在狭窄的空间里左突右支,一会的功夫,地上就已经躺满了敌人。

“抱住我!”少女突然厉喝一声,梁少卿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听门外又有大批的敌人迅速奔进,男人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奴隶贩子为什么要下这么大的力度来缉拿自己,在这个空挡,却见楚乔甩开腰间的钩锁,横臂一甩,一把就勾住了屋顶的横梁。

少女如猿猴般登时就拽着绳子窜了上去,梁少卿想要抱住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又一轮密集的箭雨顿时袭来,楚乔蹲在横梁上,绳索的钩子一把勾住了梁少卿的腰带,然后抓紧绳子的另一端,大力跃下,和梁少卿相交而过,眨眼间,碍手碍脚的男人就被她运上了屋顶!

“快!快放箭!”

“拽住绳子!”楚乔大喝一声,随即拉住绳子,几下就攀爬了上去,箭雨密集而来,楚乔一个不小心,肩头中招,鲜血淋漓。

“啊!你受伤了!”

“少废话!”楚乔冷喝一声,一脚踢碎了屋顶的瓦片,拉着梁少卿就由横梁爬了出去。

弓箭噼里啪啦的都射在横梁上,有人大声喊道:“目标上房了,上去抓!”

可是,等他们跑出去爬上房的时候,哪里还有楚乔的影子。

黑衣人们面面相觑,过了一会,一人一把脱下了黑色的外衣,怒气冲冲的说道:“这样的天罗地网都给她跑了!真是白活了这么多年!”

只见那身黑衣之下,所穿的赫然是一件军装。

另一人摇了摇头,说道:“汤马岭那边也折了不少人手,若是寻常女子,帝都哪里会许诺我们这么多的好处。”

“我看,这件事不干也罢。”

“你倒是想干,”男人摇了摇头:“以后再想抓她,可是难上加难了。”

“你怎么样啊?”

浓郁的黑夜里,梁少卿背着楚乔在狭窄的小巷里迅速的奔走着,肩头上的伤还不要紧,可是左肋下的伤却十分严重,鲜血长流。

楚乔闷哼一声,咬着牙沉声说道:“放我下来。”

“啊?”

“放我下来!”

女子沉声说道:“他们没追上来。”

“谁说我们没追上来啊!”

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在黑暗中响起,两人齐齐一惊,抬起头来,只见木老板带着二十多个人手笑吟吟的走了出来。

梁少卿大叫道:“果然是你!”

木老板看都没看他一眼,绿豆小眼紧紧的盯着楚乔,笑眯眯的说道:“臭小子,仇家不少啊,正找着你呢,真是踏破草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梁少卿突然站起身来,伸出双臂挡在楚乔面前,鼓足勇气大声叫道:“要抓你抓我!不要伤害她!”

“不要伤害她?”木老板冷哼一声:“老子一个也不放过!”

“来人啊!把这小子抓起来,长的倒是俊俏,一定能卖一个好价钱。”

众人轰然而上,几下就将身受重伤的楚乔和手无缚鸡之力的梁少卿抓了起来。

木老板大手一挥:“走!回市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