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二条路就是走赤水上的水路,现在没有战事,对水上的防范也不如关口那样严密,楚乔知道有很多黑船暗暗的做这种买卖,专门以高价运送那些没有通关文书却想要入关的人。所以,她不得不冒险再进城,偷偷打听这样的商家。

连续在黑市上转悠了两天,终于谈妥了时间,定在明日晚上三更,于三十里外的乾水沟下船。

天色已晚,楚乔行色匆匆的走在长街上,为了掩饰行藏,她穿了一身男装,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一般,唇红齿白,模样俊俏。贤阳城是大夏的门户边境,占地极广,各地的商旅行人都要经过此处,热闹繁华之象竟丝毫不逊色于真煌帝都,现在已是深夜,街上仍旧人来人往,各种商户叫卖街头,热闹非凡。

以后都要走水路,将刚买的马匹牵到马市上贱价卖了出去,然后买了一些干粮食物,正准备离开,却被一伙人数众多的奴隶贩子吸引,楚乔眉头紧锁的看了过去,只见一个巨大的铁笼子放在空地上,**十名年轻的奴隶站在里面,有男有女,其中以一名穿了一身儒生长袍的男人尤其醒目显眼,已经有几名徐娘半老的中年贵妇在一旁笑吟吟的打量,不断的向货主询问着价钱。

“嗨!”

楚乔斜斜的倚在在笼子上,手拿着一把瓜子,对着里面的男人叫了一声,然后呸的一声吐出一颗瓜子皮,笑吟吟的,十足一个富贵人家的败家子弟。

男人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皱起眉来,满脸的厌恶,也不答话,随即无精打采的低下头去。

“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你运气不错啊,这才几天,又有新东家接收你了!”

梁少卿闻声顿时一惊,猛的抬起头来,上下打量她一番,认出她来,顿时惊喜的叫道:“啊!是你?你怎么这个打扮?”

“你又不是不知道,”少女嘿嘿一笑:“我是江洋大盗嘛。”

“哦,对。”话刚一出口,梁少卿顿时改口摇头道:“不对不对,你怎么会是江洋大盗,一定是官府的人误判,冤枉了好人。”

“呵呵。”楚乔笑出声来,调侃他道:“这是吹了什么风,我们一身正气行得端走得正的堂堂七尺男儿说话也变得这样口不对心了,怎么?有事求我啊?”

“姑娘,快救我出去吧。”梁少卿垮着一张脸:“你不能看着我被当成奴隶来侮辱啊,我说什么他们都不相信,这里我人生地不熟,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

“救你?”少女啪的一声将瓜子都扔在地上,瞪大了眼睛:“怎么救?”

“当然是将我买出去了?”

“那怎么行?”

“那怎么不行?”

楚乔连忙摇头道:“您堂堂一名读书人,却要被一群走徒平民以金钱俗物来买卖,简直是有辱斯文,玷污了您的身份,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能干这种侮辱你的事?”

梁少卿瞠目结舌脸孔通红,想了半晌,才磕磕巴巴的说道:“时间紧迫,事态紧急,这个、这个文人气节,暂时、暂时可以先放一放。”

楚乔闻言顿时扑哧一笑,正想说话,突然见一名五十多岁一身绫罗绸缎满脸胭脂水粉的肥胖妇人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大步走了过来,隔着笼子一把抓住了梁少卿的衣领,叫道:“就这个。”

老板一愣,笑眯眯的说道:“夫人,那我刚刚说的那个价?”

“就按你说的办!”

“好嘞!您稍后!”

梁少卿见了顿时面如土色,求救的向楚乔望来。

只见那妇人身后跟了十多名点头哈腰的下人,还有二十多名刚刚买下的奴隶,一个个全都相貌清秀,俊秀高大。

楚乔暗暗乍舌,笑眯眯的走上前去,缓缓说道:“这位夫人,您都一把年纪了,买这么多精壮男子,您受得了吗?”

妇人闻言顿时不高兴,冷冷的看了楚乔一眼,说道:“哪来的小兔崽子,滚一边去。”

“我是为您好啊,不如,您让一个给我吧?”

“想得倒美!”妇人怒声喝道:“再敢胡言乱语,小心我打折你的狗腿!”

“哎哟,真凶!”楚乔连忙闪到一边,对着老板大声喊道:“老板!这奴隶她出多少钱?我出双倍!”

此言一出,正在准备将梁少卿拉出笼子的老板顿时一愣,瞪着一双金光闪闪的眼睛就向这边望来。

“双倍?”妇人嗓子尖锐,冷声说道:“我出四倍,敢跟我争!”

楚乔笑吟吟的靠在笼子边上,漫不经心的说道:“我出十倍。”

“我出二十倍。”

楚乔摇了摇头,说道:“我出四十倍。”

“我出一百倍!”

“我出二百倍!”

“我出一千倍!”

“哇!一千倍啊!”楚乔笑容可掬,乍舌道:“那就让给您吧,我可争不起。”

老板乐的脸都开了花,忙不迭的冲上前来:“钱夫人,原本的定价,两片金叶子,现在您出价一千倍,就是两千片金叶子,成交。”

妇人刚才不过是逞一时之快,横看竖看这个小白脸奴隶也不值两千片金叶子,眼珠一转,顿时大声叫道:“好啊!木老板,你和人串通好了阴我!”

“这、这是怎么话说的,我敢阴谁也不敢阴您啊!”

“哼!我不买了,咱们走着瞧!”妇人大喝一声,转身带着下人们就怒气匆匆的离去。

木老板站在原地,颇有些摸不到头脑,左右看了一圈,才看到靠在笼子旁边站着的楚乔,连忙小跑着跑上前来,笑着说道:“这位小公子,那位夫人走了,这个奴隶既然您看好了,就卖给您了,就按您刚刚说的那价,二百倍,四百片金叶子。”

“老板,你欺负我年小不懂事吗?”楚乔展颜一笑:“之前是和那位胖妇人制气,我才给了这么个价,现在她走了,你还问我要这么多钱。您这卖的不是奴隶,是皇子吧。”

木老板张口结舌,嘿嘿笑道:“那您说,您给多少。”

“和你们之前定好的一样,两片金叶子。”

“什么?”木老板大吃一惊,皱着眉说道:“那我还不如卖给老主顾,何苦为了你得罪一个人呢?你多少得给加点。”

楚乔冷哼一声,抬腿就要走:“爱卖不卖,不卖您就再找您的老主顾去。”

“哎!等等,等等,”木老板叹了一声,说道:“得,就卖给您吧。”

梁少卿顿时松了口气,可是脸上的笑容还没散开,就听楚乔说了句石破天惊的话来:“可是老板,我今天没带钱,要不我给您打一欠条吧,回头我准还您。”

“什么?”在场的所有人顿时一愣,木老板更是气得七窍生烟,怒气冲冲的说道:“我说小公子,您不是耍着我玩呢吧,我可是一把岁数了,在这贤阳城也活了二十来年,还没见过你这样的主顾。”

“嗨!嗨!”梁少卿小声的叫道:“你干什么?快给钱啊!”

“我真没钱了,”楚乔回过头来,苦着脸说道:“不信你来翻翻,我都花没了,谁让之前给你你不要的?”

梁少卿顿时脸色一白,可怜巴巴的说道:“那怎么办?”

“没办法了,只有这样了。”

梁少卿刚想问她想怎样?突然只见少女唰的一声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身体瞬时间旋风般横扫,一刀架在木老板肥胖的脖子上,笑吟吟的说道:“说了打欠条给你你不要,现在,我只好明抢了。”

木老板牙关打颤,哆哆嗦嗦的说道:“好、好大的胆子!”

“我的胆子大不大我不知道,不过木老板您的胆子却挺大的,脖子顶着刀,还能说话这么利索。”

“放下我们老板!”

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楚乔笑眯眯的四下望了一眼,随即凑到木老板的耳边,缓缓说道:“你这样的身家,却为了两片金叶子死了,你说值吗?”

匕首顺着木老板的脖颈轻轻的划下,顿时兴起一溜细细的血珠,年过六旬的人贩子顿时撕心裂肺的惨叫了起来。

“闭嘴!”楚乔一脚踢在男人的小腿上,柳眉一竖,俏脸冰寒,冷声喝道:“还不放人!”

“快!快放人!”只是一道小小的伤口,木老板却哭得连鼻涕都要掉出来了。

楚乔瞥见笼子旁拴着一群马,正是木老板的马匹。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少女猛的跃起,一脚狠狠的踹在木老板的胸口上,拽起梁少卿,翻身上了马背,“驾”了一声,就迅速的绝尘而去!

“快!追上他们!”

木老板大声疾呼,可是哪里还有他们的影子。漫漫长夜,冷月如霜,只余下一地清辉。

城外一处破旧的城隍庙里,梁少卿坐在干草上,楚乔拿出包袱里的干粮递给他,笑着说道:“吃点吧。”

梁书生犯别扭的没有接过,楚乔也不勉强,将几张银票递过去,说道:“明日我就要离开了,以后我们不同路,你再出事我也救不了你,这些钱,你收下吧。”

梁少卿眉头一皱:“你不是没有钱了吗?”

“谁说我没钱了?”

“你刚才在市集的时候说的。”

楚乔眉梢一挑,说道:“我有钱,只是不多了,只剩下这些,若是给了他,你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