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士兵的首领眉头一皱,沉声说道:“这位公子是何人?为何要管官府的事?”

“你们是官府的?”梁少卿似乎这时才注意到士兵们的军服,颇有些为难的皱眉道:“在下梁少卿,路过此地,见你们在此打斗,就上前来询问一二,没想到各位是官家的官差,失敬失敬。”

“梁少卿?”

士兵头子疑惑的默念,却一时想不起哪个有胆量插手官府之事的世家是姓梁的。面色登时一沉,怒声道:“闲杂人等滚到一边去,小心刀剑无眼!”

“是是,”梁少卿连忙说道,刚想转身离去,却忍不住回过头来小声的说道:“打打杀杀终究有辱斯文,不知道诸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可不可以跟在下说说,让我为大家和解一番。”

“我看你是找死!”头领怒喝一声,举刀就猛劈而下!

“啊!”梁少卿大惊失色,抱着脑袋竟然连躲都不知道躲。

“蠢货!”楚乔冷喝一声,一把掷出飞刀,只见一道白光迅速而去,唰的一声没入头领的脖颈,男人双眼圆瞪,踉跄两步,噗通一声趴在地上!

“大人!”

士兵们大惊失色,齐齐奔上前去。楚乔趁着混乱,几步上前,飞身跃上书生的青驴背上,从后面越过书生的腰,一把抓住缰绳,厉声说道:“快走!”

“啊!姑娘,你怎么上了我的坐骑?男女授受不亲,姑娘还是……”

“砰”的一声闷响,楚乔一个窝心拳就狠狠的砸在男人的胸前,双腿一踢,口中喝道:“驾!”

这青驴倒也争气,撒腿就跑,速度竟不比普通的战马慢上多少。

不多久,身后顿时传来追击的马蹄声,楚乔当机立断,一把拿起青驴背后的行李就扔在地上。

“啊!姑娘!那是我的书,我的行李,我的盘缠,我的诗稿,啊!姑娘,那是我的通关文谍啊!”

青驴脚程极快,在这样难行的山路间,速度竟比战马还要快上少许,片刻之后,就将敌人远远的甩在后面。

越往南走,天气越发的暖和,青驴一路奔驰,足足跑了一个多时辰,正午烈日当空,山路九曲十折,又过了一道山梁,只见那之前还健步如飞的青驴突然噗通一声趴在地上,再也不肯起身。

楚乔和梁少卿一个跟头栽了下去,楚乔身手利落,一个前滚翻就稳住了身形,梁少卿却摔得惨了,咕噜噜的滚了几圈才停住,还没站起身来,就哇的一口吐了出来,气味熏人,一身狼藉。

“你没事吧?”楚乔好心走上前去,沉声问道。

年轻的书生好不容易站起身子,一边叉着腰喘着气,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道:“你这…这不讲道……道理的女人,我……我好心救你,你、你却将我的行李都给扔了,简直,简直岂有此理。”

“那,”递过去一块白绢,楚乔沉声说道:“擦擦嘴吧。”

“算、算我倒霉。”

梁少卿喘着粗气走到青驴身边,伸手就想将毛驴拉起来,谁知那驴累得极了,任梁少卿怎样拉扯,却死活也不肯起身,年轻的书生气的眼睛通红,气极说道:“好啊,现在连你也来跟我作对。”

“它跑的太急了,一时半会歇不过来。”楚乔说道:“你要干什么?”

梁少卿大怒,大声叫道:“我要干什么?我要回去拿东西!”

“你现在回去,等于找死。”

“我不回去才是找死呢?没有通关文谍,我怎么去唐京?”梁少卿怒气冲冲的嘟囔:“更何况,他们和我无冤无仇,我向来奉公守法,他们为何要与我为难?”

楚乔拿起自己的宝剑,看也不看他一眼,蹲在倒在地上的青驴身边,漠不关心的说道:“你若是不想活了就回去吧,看看拿回了你的通关文谍,还没有没命去唐京。”

“嗨,你刚刚救了我,还驮着我跑了这么远,谢谢你啊!”少女笑颜如花,眼睛眯成一道弯月,脸颊上有两颗小小的酒窝,看起来清丽可爱,远不像她平时的那般严肃。

书生被楚乔吓到了,在原地踟蹰了半天也没敢回去,听她说这话忍不住插嘴道:“这位女侠,你要谢的话是不是应该谢我啊,救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能对着一个畜生道谢?”

“你救我?”楚乔疑惑的皱起眉来,缓缓的回过头看向这名傻头傻脑的书生,淡笑着问道:“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啊?你这姑娘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对救命恩人这个态度,连个谢字都不说还出言讽刺?”

“是你杀了那些官兵?还是你驮着我冲出了重围?你什么都没做凭什么说是你救了我?”

“你……你……”梁少卿张口结舌了半天,终于磕磕巴巴的说道:“是我进去和他们讲明道理,晓以大义,然后…..”

“然后他们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乖乖的放我们走了?”

梁少卿一愣,登时就没了言语,楚乔摇了摇头,站起身来,走到他面前,小小的个子还没到他的肩膀,却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肩说道:“有正义感是很好,但是还要有脑子,没这个能力以后就少管闲事,要不是有一头好畜生,今天你就要和我一起命丧黄泉了。”

少女淡淡一笑,从怀里掏出两张大夏通用的银票放在他的手里,说道:“你的东西一定是拿不回来了,这里有些银子就当是弥补你的损失,耽误了你的事情,真的很抱歉。这里还是不太安全,我可以送你到下面的城镇,你看如何?”

“哼!”梁少卿一把打落了楚乔手中的银票,怒气冲冲的说道:“我堂堂七尺男儿,行得端走得正,有何畏惧?我看跟你在一起才不安全,小小年纪,却遭到官府围剿追捕,不是江洋大盗也是惯犯偷儿。”

书生走到青驴身边,使了吃奶的劲,拼命的将毛驴拉了起来,随即一步一踉跄的拉着毛驴向着山下走去。

楚乔站在原地,笑眯眯的看着书生远去,捡起地上的银票,大声喊道:“书呆子!这钱你真不要吗?”

梁少卿头也不回的大手一挥:“死也不要!”

话犹在耳,两个时辰之后,在东郭镇的马匹奴隶市集上,再一次看到眼前男人的时候,楚乔忍不住呵呵的笑出声来。

“姑娘,要买奴隶家丁吗?这个好,身强体壮,能抗能干,买一个顶寻常三四个。这个,以前是武术教头,犯了事才被入了奴籍,武艺高强,还识文断字。哎?您眼力真好,这个相貌俊秀,虽然身材单薄些,但做个书童亲随最合适不过,最适合姑娘您的身份。”

奴隶贩子热心的向楚乔推荐着,少女目光含笑的在一众奴隶中扫了两眼,然后指着角落里满脸通红的梁少卿说道:“老板,那个怎么卖?”

“那个啊,”这老板是一个精明人,眼珠一转,拉着楚乔到一边说道:“那个是城守刚刚抓到了,没有通关文谍,还敢跟守城官兵动手,刚刚被送到这里叫卖。他没有奴籍,也没有正规的卖身文书,所以,姑娘开个价,我看差不多,就卖给您了。”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楚乔拉着梁少卿走在热闹的长街上,女的娇俏可人,男的虽然狼狈了些,却也是一表人才温文尔雅,一时间惹的街上行人人人注目。尤其是看到梁少卿背上还插着一颗草标,身前双手捆绑的时候,更是议论纷纷了。

“喂!你快给我解开!”

楚乔懒懒的回过头去,笑眯眯的问道:“有你这样跟主人说话的吗?”

“什么主人?我堂堂一名读书人却被你以金钱俗物来买卖,简直是有辱斯文!我会变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

“错!”楚乔一口打断他的话:“第一,不是我让你来多管闲事的。第二,你对我也没有救命之恩,反倒是我救了你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书呆子。第三,我之前要给你钱,可是你说你死也不要。若是有钱给城守交进城费,也不会被当做奴隶被抓起来。所以,你会变成这样完全是你自作自受,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你、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我、我……”

“唰”的一声,绳索落地,楚乔笑着将两张银票递过去:“咱们就此别过,以后别再被人抓住了。”

“大丈夫行于世间,有所为有所不为,我死也不会要你的钱的!”

看着梁少卿的背影迅速消失在长街的尽头,楚乔摇头淡淡一笑,若不是自己时间紧迫兼且自顾不暇,真的应该将他的行李物品抢回来。世事迫人,如今,他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此番冒险进城买马已经犯了大忌,实不宜多生事端。

在汤马岭暴露了行踪,一时间整个东南都布满了帝国的爪牙和眼线,原本两天就可以到达的路程,躲躲闪闪之下竟足足走了五天。五天过后,楚乔终于来到了距白芷关不过五十里的贤阳城。

想要通过白芷关进入卞唐只有两条路,一条是走陆路,从白芷关口进入卞唐境内的第一座大城白芷城,走这条路需要两国签署的文书,即为通关文谍,还要大量的金钱打通方能入境。白芷关作为卞唐北方最大最强的关口,其防范的严密程度自然无需质疑。楚乔当然不会有正常的通关文谍,她也没有强行冒险入关的打算,所以这条路几乎可以不去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