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淳儿,”年轻的皇子再无当初的阳光和洒脱,他像是一个苍老的老人,紧紧地握住他妹妹的手,声音低沉地说,“哥哥对不住你。”

赵淳儿不说话,只是拼命地摇头,忍了一路的眼泪终于在这一刻潸然而下,随着她的动作凌乱地向两旁甩去。

楚乔缓缓站起身来,没有人看向她,也没有人注意她。在这种环境里,她的影子显得那么多余。今日的一切,她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她是间接的刽子手,无可否认。

少女转过身,拿起地上的宝剑,顶着一块破败的席子,打开门走了出去。

大门咯吱一声关上,外面雨水瓢泼而下,冷风呼号,像是发疯的野兽横冲直撞。

顶着席子,她快速地跑到马棚里,黑色的战马看到她靠近,突然开心地打了一个响鼻,兴奋地甩着脑袋。

楚乔甩了甩身上的雨水,笑着走上前去,拍了拍马儿的脖子,淡淡一笑,说道:“你还是欢迎我的,对吧?”

马儿也不知道能不能听懂她的话,见主人表示友好,只知道开心地摇头晃脑。

“我今晚只能来投靠你了。”

楚乔笑笑,靠着马儿坐了下来,那马儿紧贴着她,很是亲昵地用脖子上下蹭着她的手臂。

马背上的行囊里,砰的一声掉出一件东西来。楚乔捡起来一看,竟是一小壶烈酒。

她已经很多年不曾喝酒了,可是那天和西南镇府使分开的时候,她竟然鬼使神差地从贺萧那里拿了一壶酒。

外面的风雨越发大,天地间一片灰蒙,几乎看不到升起的朝阳。屋子里暖意融融,火堆仍在烧着,照着里面两个人的身影,投射在窗纸上,影影绰绰。

少女坐在马棚里,屈着一条腿,靠在马儿身上,一手拄着宝剑,一手拿起酒壶,仰头就喝了下去。

烈酒入喉,像是火烧一般辛辣,她突然开始剧烈地咳嗽,仿佛是要将肺都咳出来一样。骏马被惊动,惊慌地向她望来。她一边咳,一边安慰地拍着它的脖子,边咳边笑,“没事……咳咳……我没事……”

她一边笑着,眼泪一边从眼角流了出来,像是一道蜿蜒的溪水,一滴一滴地落在她的面颊上,随着她剧烈的咳嗽不停地抖动着。

天地被大雨连成一线,丝毫没有半点放晴的意思,一切就像是一幅简笔画,漆黑的废墟上,少女的身影单薄且瘦削,竟是那般凄凉。

清晨,大雨终于停歇,阳光从大雾中露了一面,又迅速地隐藏了起来。喂好了马,楚乔来到门前,轻轻地敲了敲,声音有些哑,轻声地叫道:“你们醒了吗?该上路了。”

里面有窸窣的声响,楚乔退到一边静静地站着。一会儿,柴门咯吱一声打开了,赵淳儿站在门口,面色冷淡,口气却很平静,“十三哥叫你进去。”

楚乔点了点头,跟在赵淳儿身后就进了屋子。

赵嵩坐在稻草丛中,头发被赵淳儿梳得很利落,连胡子也刮了,整个人看起来清爽了许多。若不是那空荡荡的袖子,楚乔几乎以为一切只是一场噩梦。

“你走吧。”赵嵩目光冷冷地望过来,声音很平静,却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我不想再看到你。”

早就想到会这样,楚乔并不惊慌,只是平静地回答:“我要送你们回去,此去真煌路途甚远,我不放心你们自己走。”

赵嵩眉梢一扬,眼神刀子般在楚乔身上划过,“我们是生是死,与你何干?”

心口突然被人剜下一块肉般难过,楚乔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川中这里经过战乱,到处是流民盗寇,各大氏族藩王都在观望,各地的武装力量都在迅速扩充。这个时候,赵氏皇权已经不能威慑他们。在回到真煌之前,你们更不能表明身份。川西口的盗匪大堆聚集,在河套一带流窜,你们……”

“够了,”赵嵩不耐烦地皱起眉来,沉声说道,“我说了,我们是生是死,与你何干?”

心里像是被人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楚乔深深地呼吸,好久,才哑声说道:“赵嵩,我知道你恨我,我也知道我做这些远远不能赎罪,但是,我不能看着你们去送死。”

赵嵩冷冷一笑,扬眉看着楚乔,冷声说道:“阿楚,你知道我以前最喜欢你什么吗?”

楚乔一愣,顿时抬起头来,只听赵嵩一字一顿地缓缓说道:“我以前最喜欢你的,就是你现在这副样子,永远那么自信,无论自己处在什么地位、什么身份、什么处境下,你都不会看低自己,不会妄自菲薄,不会失去希望,永远那么坚定,坚定地相信自己的能力。可是,”赵嵩眼神顿时漆黑,嘴角冰冷,“我现在却真的很讨厌这样的你,骄傲自大,自以为是,总是一副救世主的脸孔。你以为你自己是谁,你以为你现在在做什么?施舍?赎罪?还是想要做一点什么,然后才能心安理得地回到那个畜生身边过你们的日子?”

楚乔摇了摇头,紧咬着下唇,想要解释道:“赵嵩,我……”

“滚出去!不要让我再看到你!”赵嵩怒道,“我早就同你说过,你我之间早已一刀两断,再见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背叛帝国,屠戮百姓,你百死不能赎罪!”

“赵嵩……”

“滚!”

赵嵩大怒。楚乔愣在原地,手脚都在不由自主地抖动。她挺直脊背,继续沉声说道:“赵嵩,我看着你们进了真煌就会离开,就算你不需要我,还有公主。这一路山高水长,你应该不希望同样的事情再一次发生在她身上。”

此言一出,赵淳儿身体顿时一僵。赵嵩回头看了赵淳儿一眼,随即仍旧固执地说道:“我会保护我的妹妹,这还轮不到你来关心。”

“十三哥……”

“难道你已经懦弱到要靠仇人来保护的地步了吗?”赵淳儿刚要开口,赵嵩突然厉声暴喝。赵淳儿眼神复杂地看了楚乔一眼,随即轻咬下唇,不再说话。

半个时辰之后,楚乔看着赵嵩和赵淳儿的马车渐渐消失在遥远的古道上,疲倦突然排山倒海地袭来。一夜的冷雨让她浑身发热,几乎站立不稳,但是当朝阳终于刺破浓厚的大雾的时候,她还是咬着牙爬上战马,向着前方追去。

那天开始,她就一直小心地游荡在赵嵩的马车前后。因为不能为他们制定路线,她只能在晚上的时候到前面为他们清路,遇到游散的劫匪乱民就将他们打散,遇到大股匪徒就故意暴露行藏将敌人引开,白天就远远地跟在后面暗中保护着。因为她的马脚程快,一直也没被发现。

可是这样过了四天之后,因为极度疲累和终日风餐露宿,她终于一发不可收拾地病倒了。

醒来的时候,外面仍旧下着大雨,她躺在一间破败的小茅亭里,赵淳儿穿着一身蓑衣,手里拿着一只缺了口的碗,里面放着两块干粮。

“吃吧,你若是死了,谁护送我们回去?”

赵氏皇族的公主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面色平静地说道,将碗放在地上,随即转身离去。

楚乔青白的面孔上被溅了一道泥水,蜿蜒着,像是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她看着赵淳儿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雨丝中,不知为何,眼睛突然有一丝莫名的温热。

七天之后,巍峨的真煌古都终于在晨雾中若隐若现地显现而出。这座经历了三百年战火洗礼的西蒙大陆北方第一都城,像是一只沉睡的雄狮蛰伏在波澜起伏的红川大地上。看着这座自己生活了八年的城市,楚乔突然觉得浑身疲惫、感慨万千。

她掉转马头,面向着西北方,正要离去,嗒嗒的马蹄声突然在身后响起。楚乔平静地回过头去,看着面前的人,静静不语。

“你要走了?”

“是。”

“还要回去找他?”

“是。”

“还回来吗?”

“不知道,也许会回来,也许不会。”

“哈哈,”赵嵩突然放声大笑,独臂的袖子在风里飘动,画面诡异得像是一只缺了一半翅膀的风筝,“看吧,我还真是一个懦弱的男人!”

“十三,”楚乔沉声说道,“谢谢你能来见我最后一面。”

赵嵩苦笑,“你能千里跋涉护送于我,难道我的心胸就狭窄到不能来见你一面?”

遍地黄沙堆积,大风吹来,漫天飞散。赵嵩穿着一身褐色的普通粗衣,却丝毫无损他身上的皇家贵气。男人的头发被大风吹得翻飞,他语调寒冷,缓缓说道:“但是这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他日相见,你对我无须再讲情面,我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楚乔缓缓地摇头,“我不会杀你的。”

“那是你的事,”赵嵩冷然说道,“任何人背叛帝国,都是死路一条。”

楚乔闻言,皱着双眉抬起头来,一字一顿地沉声说道:“赵嵩,什么是帝国?”